第十九章 龙潭伏兵(五)

  品文吧言情小说靖国策 第四卷 吴钩纵横靖九方 第十九章 龙潭伏兵(五)

  此刻已经是二更时分,苍穹之顶,皓月当空,银白色的月光笼照着这座灯火璀璨的西陲重镇,城中各处几乎如同白昼一般亮堂。

  本来墨元瑛想跟着他们一起去洪府,轩辕昭一是担心洪智畴不配合,说不定早就安排好了一只大口袋在等着他们,二是既然墨家八雄都跟着去了,墨元瑛再一走,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,易浩厉可是指挥不动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墨家子弟,是以只能把她留下来安心听信儿。

  兴州城本来就不太大,满城绕一圈也不过半个时辰而已,他们沿着八渡河北岸向西走了仅仅三四个街巷,然后就在一座灯火通明的府邸大门口停了下来,五间门房的廊檐下一溜边排着十六只大红灯笼,照得“大司马府”四个鎏金大字异常辉煌。

  汪征霖鼻子里轻哼一声,这个洪智畴,以前做川陕宣抚副使的时候也没这么多臭毛病啊,看来都是大司马这个官爵给闹的,越发端起架子摆起谱来了,他正想摔袖而去,吓唬一下这些不开眼的看门狗,不料就在这时,轩辕昭上前一步冲洪季彪拱手说道:“雷将军有所不知,戎帅最近伤势未愈,体虚得很,身边没人跟着怎么能行?不如这样吧,让他们几个在外面候着,只留在下一人相跟着,如何?”

  洪季彪领着他俩穿堂过户,从大门、仪门、前厅,一直走到中院的正堂,早有仆人告诉了洪智畴,此刻他正站在客厅门口伫立等候,一见汪征霖走了过来,率先热忱的寒喧道:“征霖兄大驾光临寒舍,有失远迎,恕罪,恕罪啊!”

  洪智畴身高七尺有余,年纪可能在五十岁开外,估计比汪征霖至少要小上五六岁的样子,一张白晳的大脸盘子,两侧的颧骨高耸,颌下留着一把浓密的长髯,在廊前烛光的照耀下显得神采奕奕,他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东坡巾,身上穿着锦织的大袖宽袍,手里拿着一把长柄折扇,冷不丁一看,疑似一位峨冠大儒。

  他们此前都在川陕宣抚司里任职,那时候汪征霖既是宣抚司的参议官,又兼着兴州中军统制,虽然没有宣抚副司洪智畴的官位高,但却是手握重兵的实权派,甚得老吴家深倚重赖,可惜后来外调金州,远离了权力中心,风水轮流转,如今到了洪家,洪智畴摇身一变成了蜀国首屈一指的重臣。

  听了汪征霖明显有点讽刺的言辞,洪智畴却浑不在意,仍然笑呵呵的上去亲热的挽起汪征霖的胳膊,一边往里迎进去,一边说道:“征霖兄,着实是怠慢你了!可巧今日是中秋佳节,蜀王在宫中赐宴,我听说你回来了,猜想金州必是出了刻不容缓的大事,这才深更半夜把你请来,征霖兄不会怪罪我唐突吧?”

  轩辕昭伸头朝里面探望了一下,只见厅堂里烛火通明,香烟缭绕,丫鬟婆子等侍应之人,如走马灯一样在室内来回穿梭,不一会儿就摆满了一大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,他顿觉口中生津,肚子里呱呱直叫,这才想起来直到现在还没吃哺食呢。

  轩辕昭软软的倚靠在廊前的一根金柱上,望着又大又圆又亮的月亮发呆,心中暗想,这个时候要是能吃个中秋月饼垫巴垫巴也行啊,这种传统古法酿醋技艺以当地优质大米、糯米、纯中药制,就在他想入非非之际,身后忽然响起一个甜美的嗓音说道:“这位军爷,老爷说了,请你到里面吃酒。”

  轩辕昭以为饿昏了头产生了幻觉,依旧痴痴的望着月亮发傻,忽听耳畔传来噗呲一声笑,他这才意识到身旁有人,扭头一看,原来是一位婀娜多姿的小侍女,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,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笑意盈盈的望着他,就在一霎那之间,他恍惚以为是苏婉儿。

  轩辕昭跟着小侍女不怯不惧的走进厅堂之内,只见当厅摆着偌大一桌好酒好菜,只有汪征霖和洪智畴二人享用,着实有点浪费了,是以他朝二人拱手说了声恭敬不如从命,配偶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,六喝彩网页合特马,接着把头上的盔帽摘下来放到地上,然后坐到角落里甩开腮帮子狠造起来。

  洪智畴是行伍出身,本来就不甚讲究什么繁文缛节,加之汪征霖对这个年轻亲随厚爱有加,说不定是他的家族子弟也未可知,是以乐得看着他胡吃海喝,只不过站在一旁服伺的小侍女,见他如风卷残云一般狼吞虎咽,好像饿死鬼托生的,实是觉得好笑,一直红袖掩唇忍俊不禁。

  汪征霖见他开始聊起敏感的话题了,于是故意扭头扫视了一下身边的侍应下人,洪智畴哦了一声,意识到事涉机密,于是挥手让屋里的丫鬟婆子全都退出去,轩辕昭见此情景,抹了一下嘴巴,装模作样也要回避,不料汪征霖忽然叫住他道:“你是知情人,将与哈尔滨工业大学(深圳)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中心对于城市。不用回避了,好生坐着吧。”

老版大富翁论坛| 白小姐图库官方网站| 红姐心水主论坛图库| 118香港挂牌| 香港特区总站免费资料| 管家婆彩图王中王开奖王| 马会平特系列历史图库| 香港福马堂论坛| 白小姐高手心水论坛资料| 新一代跑狗图跑狗论坛|